?会员推荐
全部播放

手机扫码登录

打开5sing手机APP

扫描二维码登录

二维码已失效
点击刷新
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扫描成功
请在手机上根据提示确认登录
登录失败
登录成功!
登录过程中会用到短信,请准备好您的手机
+86
发送验证码
重发验证码
验证码已发送
验证
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请填写您的个人资料
头像
昵称
性别
注册
忘记密码
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其他登录方式
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其他方式登录
账号密码登录
手机扫码登录
注册

人间·人间无我


《人间无我》文案:

民国二十一年。北平。
朱蔻姿又遇到了那个女人。
最近几天,朱蔻姿出门到城南采风,总能在老巷口处遇到那个女人。
是披肩长发乖巧的伏在荷叶领的绣花旗袍上,碎发整齐的别至耳后,柳叶眉蹙着,两汪眼睛从巷头看向巷尾,再从巷尾看向巷外。她走,朱蔻姿也走。朱蔻姿路过她,擦肩时,朱蔻姿清楚的听到她鞋跟轻巧的敲击青石板的声音,叮叮咚咚,惹得朱蔻姿的目光忍不住瞥向她摇曳的背影。
一连几天都是如此,于是朱蔻姿下意识去观察这个女人,这是画家的天性。朱蔻姿常画人,画过十里洋场的摩登女郎,画过穿着青布旗袍的女学生,这个女人不同于这两种,倒像是山水画的留白,一个字,空。
第六日,朱蔻姿再次在巷口遇到这个女人时,选择上前与她搭讪:“小姐,你好,我叫朱蔻姿。”那个女人愣了一下,环顾四周,确定朱蔻姿是在同自己说话:“…窦淇川。”
窦淇川说,自己是个作家,写战争写和平写百姓。手里的故事写到旧巷子里的生老病死,恩怨情仇,硬生生停住了笔,所有的思路都像是被蒸腾的水珠,怎么也汇不成江河湖海,她这几日往巷口来,一是想找找灵感,二是权当放松一下,散散心了。说到这里,窦淇川停顿了一下:“可放松也难,世道不好。”
朱蔻姿听她说,只觉得高山流水遇知音,心中油然欢喜:“我是个画家。画山画水画花鸟鱼虫,画人画景画万里城池。可惜,万里河山风光难再。”
朱蔻姿说,前几日便见你,总觉得是缘分,便为你画了一幅像,全凭我路过你时的印象,不才拙作赠与你,希望不要嫌弃。明日你可否照常来巷口,我将画一并捎来。
窦淇川脸微微泛红,好。
这便算是认识了。
知音难觅,相逢何必曾相识,恨晚,恨晚。
于是。
朱蔻姿画里山水依旧缥缈,却因多了窦淇川的一颦一笑更加倾城。
窦淇川文中天下依旧动荡,却因多了朱蔻姿的一言一语更加温柔。
你来我往,日久天长,珠联璧合,近乎天作。
于是。
不该动的心,忽而一动。
窦淇川心动了,从笔锋婉转,从字眼柔和,都可以瞧出端倪。她终于鼓起勇气,端笔写下字字斟酌,情真意切的句子赠与朱蔻姿,却再无下文。她耐不住性子,寻到了朱蔻姿的家中。
彼时朱蔻姿正在绘一幅人像,窦淇川去时,正看到朱蔻姿细细勾勒画中人的眉眼。朱蔻姿眼里藏着生动的欢喜,窦淇川凑近些看,便认出了画的是北平城中的许赴城许富商。
窦淇川第一次如此厌恶自己文人的敏感,可她实在不愿往那边想:“蔻姿…你可收到了我写的那封信?”
朱蔻姿放下画笔,收拢了笑意,正襟危坐:“阿川,我想,是不是你会错了意。”
窦淇川感受到左手指甲嵌入了掌心:“蔻姿,我喜欢你。”
“…阿川,我有喜欢的人。”朱蔻姿说话间将视线移向画中人,“许赴城,你应当晓得他。下月我便要嫁给他了,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”
“你应当早点告诉我的…我以为,我以为,你也是喜欢我的。”
“阿川,对不起。”
窦淇川感觉到掌心的月牙印在疼,心口也硬生生的疼,她听见朱蔻姿说,阿川,可以做朋友。

窦淇川什么也没有再说,什么都不必再说,她有文人的傲骨,她不能再为朱蔻姿折腰。

屋外过路人讨论着北平城许赴城娶妻的事,宣传着排场多阔,感慨着这对新人多般配。
窦淇川在屋里收拾东西,看到朱蔻姿为她画的像,许多幅,神韵非常。
窦淇川望着手边那副画,画上的自己回眸一笑。突然想起来,自己有次不小心撞见朱蔻姿偷画自己,便装作气鼓鼓的样子非要看,朱蔻姿就哄她说,乖阿川,等我画完了,再给你,好吧?她看朱蔻姿笨手笨脚藏着掖着的模样,觉得甚为可爱,又为朱蔻姿话中"乖阿川"这一个亲昵称呼而笑的花枝乱颤,说好,你画好可别忘了给我。
大抵过往最美。
窦淇川苦笑,将画分装好。她想,别留纪念了,通通还给朱蔻姿,扔了也好,烧了也罢,总之是她的东西,怎么样都随她了。这么想着,窦淇川捡起最后一幅画,指腹在触及纸端时,感觉到凹凸,把画翻过来,是一行铅字,窦淇川以前从没发现,现在低头一字一字看过去:
"我路过世间,是为你。"
山河崩塌,海水逆流,日月星辰全数坠落,通通与窦淇川无关。
窦淇川只哭,哭的声嘶力竭。
她非常的喜欢朱蔻姿,她看过许多书,她知道妺喜裂帛,知道烽火戏诸侯,知道许许多多的红颜祸水的故事,她从前觉得这些男人真是顶傻,现在若是换她做君王,为博朱蔻姿欢喜,纵是用江山去换,她也绝不皱眉头。可她没有万里江山,她有的不多,除了真真切切的喜欢和笔下的小小江湖,再无其他,朱蔻姿不要,她就真的没办法了。
她似乎听到了许赴城娶朱蔻姿的锣鼓声,她想说自己不同意这门婚事,忽然四面八方街头巷尾都对她说,人家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,哪里轮得到你来反对呢?
她想,人要是没有七情六欲,该多好啊。

窦淇川离开了北平,她本想去许家向朱蔻姿告别,却在门口徘徊许久未敢再上前一步。许家置办新物丫鬟将将回来,狐疑看窦淇川一眼,就要跨进门槛。窦淇川喊住她,塞给她两个银元,将装着画的包裹和一封信递给她:“烦请姑娘帮忙转交给…许夫人,不必说是谁,她看了信,自然明白。”

窦淇川隔了远山远水,远远的望了一眼许家大门,门里有她的朱阿娇,乱世中这一别,怕是再也不见了。

朱蔻姿是否看了那封信,窦淇川不得而知。
其实信里除了疏离客套的"展信佳"只有极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窦淇川兜兜转转写了许多遍,接了前文,再无后传:

下次你路过,人间已无我。

注:下次你路过,人间已无我。取自余光中先生的《欢呼哈雷》。也是本首歌曲的主题。
00:0000:00

最近听众